互联网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偶像经济的好与坏

偶像,这个词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有些陌生,毕竟现在很多人都不怎么用这个词了,但是在互联网时代,这个词却游荡在每一KB的流量之中。 古代的偶像大多数指的是一种为人所崇拜、供奉的雕塑品,比喻人心目中具有某种神秘力量的象征物。也指一种不加批判而盲目加以崇拜的对象。特指一种传统的信仰或理想。 近代的偶像指的是一些受人崇拜的,能力与事迹都很强的人,这些人的事迹流传出来后,在不同的族群中受到了高度的崇拜与敬仰。 而到了现代,一名日籍美国人改变了这个词汇的含义,他就是Johnny喜多川,本名喜多川扩,前杰尼斯事务所社长。 喜多川在进入偶像经济前,本意是想在日本打造一支美式歌剧团队,但随后发现做内容不如卖人设来的赚钱,于是从1962年开始,喜多川成立了杰尼斯事务所,主攻男性偶像,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这是偶像这个词语的新开端,也是现在人们更加熟悉的明星偶像小鲜肉模式(是的,小鲜肉这个模式最早的开创者就是喜多川,只不过国内的经纪公司把它进一步深化了。) 但是对于国内的主播以及UP主等人来说,偶像化经济还是一个比较遥远的名词,毕竟那个时候互联网经济还不发达,舞见唱见视频创作者之类的还属于一个比较小众的圈子。 偶像化经济真正流入国内还是托μ’s(缪斯)的福,那是人们第一次真正认识到原来幕后工作者也可以走上前台受万众瞩目的,而正好,缪斯的第一场演唱会在2012年2月份,同年上半年,4G标准正式出台,并且在下半年开始了商用。 网络视频平台在国内正式走上了市场竞争的大舞台,也为很多一直停留在幕后的UP主提供了新的一条路。 到了14年人设一词就开始流行于各个追星族和粉丝群体之间,意思是自己所喜欢的偶像在性格行动模式上是怎么样的一个设定,比如说宠粉,高冷,蠢萌等等,加上直播与YY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更加直观的感受到那些以前只能隐藏在视频后面的UP主。 但我们都知道一件事情总有两个方面,所以这次我们打算好好地来讲讲,偶像化经济到底为国内的互联网文化带来了什么。 一、好的方面 1、极大的提高了从业者的经济收入:这个想必大家都是清楚的,进入互联网时代后,由于信息流通速度极大提高,使得有能力的人可以得到更高的曝光量。 具体落实到UP主舞见唱见的行列上,就是这些原本小打小闹的UP主可以像普通音乐人一样,大规模发行自己的专辑进行售卖,同时像明星一样参与各种活动走穴捞金,部分参与者由此开始了商业化进程,并且迅速和其他新兴行业结合在了一起。 二次元的小伙伴最常见的形式就是漫展了,在2014年全国漫展行业大爆发后,各位唱见舞见的身价就随着粉丝数量以及作品播放数量一起水涨船高,在我的印象中两年前一线唱见的出场费就在两万以上了,还不包车马住宿的费用。 其次就是录制唱片发行自己的专辑或是参与其他官方发行的专辑,这个比较典型的有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剑网三发起的《剑网三:剑歌江湖》,在网易云音乐,B站等地播放量超过三百万。 其他的还包括萧忆情的个人专辑《萧音弥漫》,排骨教主的《异能者》,西瓜jun的《仍是少年》。 同时我们也能注意到,这几个专辑在各个平台上都是需要付费会员下载的,虽然我们无法得知这些的专辑销量的具体数字,不过从粉丝反响来看,销量应该不会低。 然后一些不那么主要的收入来源包括为节目或动画唱主题曲,部分人还有配音等方面的业务。 2、极大扩展了从业者数量:这一条实际上是上一条的衍生,简单来说一个行业无法发展的根本原因有两条,一是从业人员的收入难以提升,二是从业人员的上升渠道受限。 一个行业只要出现了以上任何一条发展就会受到极大限制,而国内相关行业最早的情况是二者皆有。 而偶像经济与互联网的到来为行业打开了新的道路,由此带来的直接结果是,大量爱好者人群(不以该行业作为日常收入来源的人群)直接转化为了职业人士。 任何一个行业发展的核心因素就是人,光有资金与平台没有人行业是无法发展的,而偶像化经济与互联网结合后,顿时让国内的爱好者群体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 这里我们以唱见行业为例子,虽然国内目前还没有权威机构统计过国内唱见头部人员的薪酬,不过在2018年部分B站唱见的数据是有人统计过的。 而至于吃唱见这碗饭的有多少人,我们可以上5sing官网的原创音乐榜或音乐人界面就能有个基本概念。 3、多元化的职业人士提升了行业终端平台的市场竞争力:目前国内视频平台包括且不限:爱奇艺,优酷(土豆),AB站,腾讯视频等等。 各个平台依靠自己在特定领域的强势基本杜绝了其他家进入同一领域的的可能。 爱奇艺与优酷(土豆)垄断了传统上属于电视与电影院的领域,包括综艺,电视剧,电影,爱奇艺在这一块是当之无愧的垄断性平台。 而AB站则包括了中国大比例的ACGN人群,即使是再讨厌B站的人也没办法否决B站在这个行业中巨大的宣传能量。 但随着5G的到来以及对于互联网越来越大的需求,新的载体新的平台一定会诞生,作为技术成熟后的产物,5G时代诞生的平台一定会更加适应当时的环境(大概率,当然不是谁家都跟土豆一样一点一点弄死自己的。),如果故步自封的话就会在瞬间被抛弃。 内容质量将继续成为平台竞争力的重要根源之一,这里面既包括UP主自发制作,也包括平台自己的项目。 这里我可以举一个非常经典且热乎的例子,2019年年中时,油管上出现了一系列的关于迪士尼反派的音乐剧视频,很快便被搬运工搬到了B站,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得到了数百万级别的播放量,其中后妈的抱怨这个视频估计在今年内有望破千万。 而这个系列的视频是由YouTube博主PattyCake Productions策划并且拍摄的,该博主还曾经创作过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可以说是YouTube内容创作者的头部存在。 而这类大型项目UP主在国内也开始逐渐出现了,而且这人经常逛B站舞蹈区的同学应该都见过。 那就是当年包含大多数B站女性舞见的制服联合会创始人之一,NOVA事务所负责人的杨小波。 如果大家还没有印象的话,那么舞团Re-M!X的系列作品的导演大家是否有印象了呢,杨小波作为国内最早的舞见组织组织人,一直在试着将舞见资源整合起来。 Re-M!X正是在他的努力下成立的,一个能够稳定输出高质量作品的舞团对于不论对于B站还是舞见本身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利好。 另一个例子就是游戏区UP主 ,最近新建公司准备自己制作游戏的王老菊,可以想见作为在B站根基深厚的UP主,未来王老菊对于自己游戏的宣传也会主要从B站开展。 这对于B站来说是地道的自产自销,同时对于B站的宣传也有着巨大的正面作用,如果王老菊的公司能够稳定输出高质量作品的话,那么可能B站UP主很快又要多一个百万富翁了。 B站很大一部分用户群就是维系在这些UP主身上的,这一点与YOUTUBE是一样的。 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出现,已经有很多UP主开始转移阵地到诸如西瓜短视频一类的平台去了,B站如果没办法继续增加UP主的收入或者扩大上升空间的话,UP主彻底转移阵地也就是眼前的事情了。 二、坏的方面 1、偶像化带来的本人逐渐自大膨胀:这个是目前偶像化经济带来的最直接的问题,由于微博微信QQB站斗鱼等平台的发展,一个人的生活可以越来越透明的展示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同时也意味着up主或主播能够直接接收到观众的善意与恶意,由观众恶意导致的主播崩溃事件我们已经见过太多太多了,那么善意导致的UP主或主播膨胀呢? 这个就很隐秘了,因为捧杀与夸奖之间的界限是非常薄的,很多主播或UP主因为年轻很难区分这两者的区别。 我能找到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剑网三VK事件了,简单来说就是在剑网三大师赛主题曲第一版中,有一名网名VK的唱见参与,部分VK的粉丝就在视频与评论区中大肆刷起了VK的名字,引发了其他唱见粉丝的不满。 本来这只是一件粉丝群体的内部纠纷而已,但是VK本人接下来的回应却让人大跌眼镜。 在直播中的回应顿时激起了广大剑三玩家的怒火,最后的结果是VK被永久排除出剑三圈子了。 这件事就是一个典型的偶像化带来的本人膨胀,在商业曲目下公开diss自己的金主和金主的金主,这就是典型的职业道德有问题。 而更糟糕的事件不是没有,但我这里已经不是很想提了,但我想说这就是偶像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多粉丝在周遭环境的影响下,将注意力集中在了UP主,而不是他们的作品上,盲目的夸赞保护,这种风气非常容易让缺少管束的UP主失控,开始认为自己做什么事都能被粉丝原谅。 2、偶像化大潮让很多没有能力的人在MCN公司包装下成为了行业大大,严重破坏行业专业性:这个问题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花粥与音乐鬼裁李袁杰了。 关于这两个人的具体事迹我不是很想提,毕竟网上搜一下就能找到的,我这里想说一下国内公司对于包装人员的一些误区。 最严重的一点就是对专业技能的不重视,将重心都放在了买通稿买热搜,炒流量上,这个问题中李袁杰是最典型的一个,在明日之子第二季中,华晨宇希望李袁杰能够用吉他弹一个指法,想看看他的功底如何,结果李袁杰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对此李宇春都发出疑问,他的歌怎么写出来的? 缺少专业技能这一点在初创期还不会引发什么问题,但是李袁杰当时已经是一个百万乃至千万播放量的‘音乐人’,却连最基本的技能都不会,实在是贻笑大方。 第二点就是MCN机构作为自媒体时代诞生的组织,却永远记不住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能发声。 大家很熟悉的一种情况就是,每当明星或偶像出了什么事,第一时间就是去微博撤热搜删帖,试图堵住悠悠之口,结果只能是愈演愈烈,最后变成了这个人身上永久的黑历史。 这种情况几乎出现在每个出事的明星偶像UP主身上,如果UP主这类是粉丝自发的错误行为,那么明星偶像出事后,铺天盖地的撤热搜买通稿就是铁证了。 MCN机构以及明星偶像们如果一直学不会正确认识自媒体这三个字的话,这类情况一定会继续发生的。 3、对未成年人做出了错误的引导:这件事主要出现在抖音上,比如说很多人都知道的抖音网红温婉,因为向未成年人传达错误的人生目标(整容蹦迪吊凯子),而被全网封杀。 这是国家对于视频平台如果关注的一个原因,也是在厚大法考在B站火起来后,央视迅速跟进报道的缘故。 不论是国家还是社会整体,都希望视频平台与UP主主播网红们能够传达正确的价值观,而那些传播不正当价值观的人,比如卢本伟,他被封杀不是因为开挂或是什么,而是因为教唆粉丝辱骂他人。 虽然这几年各个机构平台都在试图抓住这条线,但目前国内数量如此多的网红与UP主主播,挨个审核注定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所以各个平台基本上都秉持着群众举报的模式。 偶像化这种经济模式乘上了国内互联网发展的东风,创造了大量的经济价值与工作岗位,是一种可以被接受的经济模式。 但凡事的两面性都是需要注意的,一旦偶像经济失控,就可能破坏掉平台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秩序与创作能力,从而导致一个平台衰落。